设为主页 | | 关于我们 | 会员专区
欢迎访问我们的网站!
| | | | | | |

这家药企学术推广费一年花掉24亿

时间:2019-10-06 12:44来源:未知 作者:admin 点击:
一年销售花费24.29亿元,平均一天665万元!日前,财政部联手医保局查账药企,涉及77家药企, 健康时报记者查询近80家药企的年报发现,一些药企每年用在学术推广上的费用,动辄上亿甚至几十亿。 财报显示,2018年,奥赛康264人的销售队伍,销售费用达24.29亿

  一年销售花费24.29亿元,平均一天665万元!日前,财政部联手医保局查账药企,涉及77家药企,

  健康时报记者查询近80家药企的年报发现,一些药企每年用在学术推广上的费用,动辄上亿甚至几十亿。

  财报显示,2018年,奥赛康264人的销售队伍,销售费用达24.29亿元,占公司总营收比例61.78%。其中学术推广费为24.08亿,占据销售费用99.18%的比例。

  也就是说,一块钱的销售费用,有0.99元都被用做学术推广。在过去一年,奥赛康的264人销售队伍,每人每天花掉2.52万元,这在上市药企中较为罕见。

  奥赛康主营消化类、抗肿瘤类药品的研发、生产和销售,2012年6月,奥赛康药业预披露招股书申报稿,开始了漫长的上市之旅。不久前刚刚才借壳上市。

  从奥赛康销售费用具体构成来看,公司销售费用主要包括学术推广费、业务宣传费、差旅费、工资及福利、办公费等。而学术推广费一直以来都是公司销售费用的最大支出。

  健康时报记者查阅奥赛康近八年财报发现,销售费用占据营收比例常年保持在60%以上。直到2017年,奥赛康的销售费用突破了20亿,其中学术推广费占据98.93%。与之相关联的,2016年至2018年,奥赛康分别实现营业收入30.9亿、34.05亿、39.32亿元。

  高昂的学术推广费并不止奥赛康一家。健康时报记者查询近80家药企2018年年报发现,在销售费用的占比中,学术推广费均占据大部分额度。

  在国家财政部发布的《企业会计准则》中显示,企业的费用包括销售费用、管理费用、研发费用和财务费用,但未对学术推广费做出具体说明。而在企业年报中,学术推广费出现在销售费用的名目里。

  步长制药2017年企业销售费用为82.87亿元,其中市场、学术推广费及咨询费为72.74亿元,占销售费用的87.78%。

  2018年企业销售费用为80.36亿元,其中市场、学术推广费及咨询费为74.86亿元,占销售费用的93.16%。算下来,2017年、2018年平均每月费用为6.15亿元,日均费用则达到2050余万元。

  浙江康恩贝制药股份有限公司于2019年5月29日收到上海证券交易所的问询函,2018年公司实现营业收入67.87亿元,销售费用为34.22亿元。其中,市场费(包括学术推广费等)18.29亿元,同比增长86.01%。

  “A股药王”恒瑞医药也曾被质疑存在高额销售费用,2018年年报显示,销售费用中54.24亿元用于学术推广、创新药专业化平台建设等市场费用,占总销售费用的83.91%。

  “学术推广费主要花费在办活动推广产品时的学术论坛及学术会议上。”药企销售人员王可(化名)解释,还有组织课题研究、展开临床试验的费用。办活动需要请相关专家进行讲解交流,给专家礼物、安排酒店等,都需要花费很多钱。

  一位一线城市五星级宾馆会务销售人员曾告诉健康时报记者,光是该酒店12层一层的6个大小宴会厅和会议室,一天最多时会承办11个会议,其中多半数都是医药相关会议。

  王可的日常工作,就是常年奔波在各类五星级宾馆的会场,筹办会议、邀请讲者、发放费用。

  各地开展学术会、参会人员差旅费、会议讲者讲课费、会议展位、赞助费……这些围绕产品展开的各项学术活动费用,都是王可日常需要“打点”的费用。每一个论坛动辄几十万甚至上百万,其费用都出自企业销售费用。

  “如会议场地费、订餐费都算在了学术推广费中,只要在会议结束后开出发票就可以了。如果会议中有请医生讲课或是评审,那么医生提交个人信息以及签字后就可以在公司内进行正常的报销。”医药销售人员王可说。

  奥赛康组织的学术会议的数量,从2009年的400余场,到2011年已经增加到900多场,平均一天开三场学术会议。

  年报中称,奥赛康主要通过委托第三方开展学术推广活动进行产品推介,包括参加大型展会、组织学术研讨会议等,其目的是增加品牌知名度,提高市场占有率。

  而同为A股销售费用大户的步长制药,其2018年年报的相关数据显示,一年2万余场学术交流活动的场均花费约为8.9万元。

  健康时报记者从康贝恩对上交所做出的回复中得知,2018年度康贝恩开展活动,共计约28万余场,覆盖与会人员约110余万人次,发生学术推广费用约7.89亿元。

  康贝恩下属各营销型子公司针对各层级医疗终端客户,围绕心脑血管、呼吸系统、消化系统、泌尿系统等专业学术领域,开展了小型的品牌推广会/科室会等,一般在2~20人/场左右。

  据了解,国内药企的学术推广一般是科室会、病例收集、圆桌会、城市会、卫星会,以诊疗行为改变为目标的各种推广活动等。

  中国医院协会全国合理用药监测办公室孙忠实表示,作为专业性极强的医疗行业,学术推广主要面向医院和医生,学术论坛、学术研讨会及交流会等类似学术会议,邀请的都是医生、医药代表、经销商等客户单位,有利于医生准确了解药品适应性和作用机理等,使医生处方更有针对性。这在一定程度上,是有其正面意义的,但是有一个需要警惕的问题是,一些企业以学术推广费的名义,进行商业贿赂。“学术会议主要邀请国内外著学者作专题报告,对推动医药学的发展有重要意义,学术会议必须规范,切勿变性。”孙忠实强调。

  一位不愿具名的医药销售人员道出其中的行规。“虽然大量的销售费用有一部分是实际发生的,但有些销售人员会为了和医生拉近关系,没有真正召开会议就把费用以讲课费、评审费的名义转交给医生,或是利用购买的发票进行报销”。

  一些企业以学术推广费的名义,进行商业贿赂的问题时常被爆出,多家药企受惩罚。

  2017年11月27日,上海市工商局发布行政处罚信息,中美上海施贵宝制药有限公司因学术推广费违规被罚。

  中美上海施贵宝于2015年8月27日,支付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附属新华医院心血管内科医生参加“欧洲心脏病学会”往返英国伦敦的商务舱机票费用共计人民币57095元。期间,新华医院心血管内科,向中美上海施贵宝采购“福辛普利钠片(蒙诺)”等6种药品,合计价值人民币772536.25元。

  2018年上海市青浦区市场监督管理局的行政处罚书内容显示,乐普医疗通过向授课专家给付讲课费、帮助制作讲义、PPT等形式,影响了专家的授课内容,达到向参会医生宣传产品、影响参会医生专业判断的目的,从而获得了竞争优势。乐普医疗以现金形式向到会的7位专家支付了讲课费,金额总计24,000元。

  根据中国裁判文书网统计,在2018年全年,共计有159起公开的案件判决涉及到医药。

  通过查阅裁判文书网发现,奥赛康曾涉及行贿案。2009年9月至2015年12月,奥赛康南通地区业务经理持续向当地的一家医院提供药品回扣,回扣为药价的20%。

  如2018年6月1日,《张勤行贿二审刑事裁定书》((2018)皖03刑终58号)发布:2008年3月,奥赛康皖北地区经理马某,给予负责蚌埠市医学院第一附属医院药品维量工作的张勤回扣。裁定书显示,马某2012年给予回扣费大约100000元,2013年大约150000元,2014年大约200000元,2015年大约200000元。

  孙忠实告诉健康时报记者,若医药企业在召开此会议时,最终都将以礼品、旅游服务、代金卡甚至是现金的形式回馈给对方,这是不允许的。

  尴尬的是,与24.08亿元的高额学术推广费用相比,奥赛康的研发费用支出为2.90亿元,仅为销售费用的1/8,抵不上学术推广费用的零头。企业用于研发的费用被严重挤压。

  综合多项数据,2017年至2018年,奥赛康研发费用分别为2.27亿、2.9亿,仅占当期营业收入比例分别为6.66%、7.38%。而奥赛康2018年24.29亿元的销售费用,占当期营业收入的比例达到61.77%。

  关于学术推广费占比过高的问题,奥赛康在回复媒体采访时表示,公司产品主要为注射剂型,临床路径相对复杂、用药专属性强、适用领域更为广泛。同时,公司主要产品均为首家或首批上市的产品,需要投入更多的市场推广资源。

  “把收入大部分砸在药品的营销渠道上,其研发支出严重被挤占。”孙忠实表示,我国有约7000家制药企业,数量全球第一,但97%是仿制药,很多企业把产品的推广作为主要目标,研发就很少强调。

  2018年,“4+7带量采购”等政策陆续推出,医药行业经济发展的新特征显现——倒逼企业重视研发。国家医保局一位不愿具名的工作人员曾告诉健康时报记者,“4+7带量采购”的目的,实际上就是希望能够压缩不合理的学术推广费用。

  在国外,一个大的药企研发投入在利润的15%~20%,2017年一家瑞士跨国药企的研发费用达115亿美元,国内290家医药企业2017年全部研发费用不足这家药企的一半。

  而我国企业一般研发投入大概有5%,孙忠实介绍,因为研发耗时、耗钱,且有风险,研究一百个、一千个,最后能用上的可能是万分之一。只有大的企业才会经得起这种考验,一般中小企业只能做仿制药。

  一些药企研发、创新投入不足,导致药企自主研发新药乏力,企业通过加大营销投入创造业绩,若反复如此,会形成恶性循环。

  “学术推广本是让医生、患者了解药品、医疗器械的好事,但如今过度滥用导致味道变了!”中国医药物质协会医疗器械分会秘书长陈红彦指出。

  开学术推广会议,对于解决药品、医疗器械的认知是有必要的,但是目前现状非常不好,一方面,许多药企过于重视销售的投入,挤压了研发的投入,另一方面,学术推广费也被不正常使用,业务人员拿着这笔费用去打开销售通道,甚至以回扣、贿赂的形式存在。

  陈红彦表示,过高的学术推广费,最终导致的结果就是“全民买单”,无论是对于用药成本,还是企业自身发展,都是时候进行严肃整顿了。

  江苏奥赛康药业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陈庆财曾在2018年重组说明会上表示,未来奥赛康将继续聚焦消化系统及抗肿瘤两大细分领域,继续加大研发投入,积极利用上市公司平台实现发展。

  一年销售花费24.29亿元,平均一天665万元!日前,财政部联手医保局查账药企,涉及77家药企,

  健康时报记者查询近80家药企的年报发现,一些药企每年用在学术推广上的费用,动辄上亿甚至几十亿。

  财报显示,2018年,奥赛康264人的销售队伍,销售费用达24.29亿元,占公司总营收比例61.78%。其中学术推广费为24.08亿,占据销售费用99.18%的比例。

  也就是说,一块钱的销售费用,有0.99元都被用做学术推广。在过去一年,奥赛康的264人销售队伍,每人每天花掉2.52万元,这在上市药企中较为罕见。

  奥赛康主营消化类、抗肿瘤类药品的研发、生产和销售,2012年6月,奥赛康药业预披露招股书申报稿,开始了漫长的上市之旅。不久前刚刚才借壳上市。

  从奥赛康销售费用具体构成来看,公司销售费用主要包括学术推广费、业务宣传费、差旅费、工资及福利、办公费等。而学术推广费一直以来都是公司销售费用的最大支出。

  健康时报记者查阅奥赛康近八年财报发现,销售费用占据营收比例常年保持在60%以上。直到2017年,奥赛康的销售费用突破了20亿,其中学术推广费占据98.93%。与之相关联的,2016年至2018年,奥赛康分别实现营业收入30.9亿、34.05亿、39.32亿元。

  高昂的学术推广费并不止奥赛康一家。健康时报记者查询近80家药企2018年年报发现,在销售费用的占比中,学术推广费均占据大部分额度。

  在国家财政部发布的《企业会计准则》中显示,企业的费用包括销售费用、管理费用、研发费用和财务费用,但未对学术推广费做出具体说明。而在企业年报中,学术推广费出现在销售费用的名目里。

  步长制药2017年企业销售费用为82.87亿元,其中市场、学术推广费及咨询费为72.74亿元,占销售费用的87.78%。

  2018年企业销售费用为80.36亿元,其中市场、学术推广费及咨询费为74.86亿元,占销售费用的93.16%。算下来,2017年、2018年平均每月费用为6.15亿元,日均费用则达到2050余万元。

  浙江康恩贝制药股份有限公司于2019年5月29日收到上海证券交易所的问询函,2018年公司实现营业收入67.87亿元,销售费用为34.22亿元。其中,市场费(包括学术推广费等)18.29亿元,同比增长86.01%。

  “A股药王”恒瑞医药也曾被质疑存在高额销售费用,2018年年报显示,销售费用中54.24亿元用于学术推广、创新药专业化平台建设等市场费用,占总销售费用的83.91%。

  “学术推广费主要花费在办活动推广产品时的学术论坛及学术会议上。”药企销售人员王可(化名)解释,还有组织课题研究、展开临床试验的费用。办活动需要请相关专家进行讲解交流,给专家礼物、安排酒店等,都需要花费很多钱。

  一位一线城市五星级宾馆会务销售人员曾告诉健康时报记者,光是该酒店12层一层的6个大小宴会厅和会议室,一天最多时会承办11个会议,其中多半数都是医药相关会议。

  王可的日常工作,就是常年奔波在各类五星级宾馆的会场,筹办会议、邀请讲者、发放费用。

  各地开展学术会、参会人员差旅费、会议讲者讲课费、会议展位、赞助费……这些围绕产品展开的各项学术活动费用,都是王可日常需要“打点”的费用。每一个论坛动辄几十万甚至上百万,其费用都出自企业销售费用。

  “如会议场地费、订餐费都算在了学术推广费中,只要在会议结束后开出发票就可以了。如果会议中有请医生讲课或是评审,那么医生提交个人信息以及签字后就可以在公司内进行正常的报销。”医药销售人员王可说。

  奥赛康组织的学术会议的数量,从2009年的400余场,到2011年已经增加到900多场,平均一天开三场学术会议。

  年报中称,奥赛康主要通过委托第三方开展学术推广活动进行产品推介,包括参加大型展会、组织学术研讨会议等,其目的是增加品牌知名度,提高市场占有率。

  而同为A股销售费用大户的步长制药,其2018年年报的相关数据显示,一年2万余场学术交流活动的场均花费约为8.9万元。

  健康时报记者从康贝恩对上交所做出的回复中得知,2018年度康贝恩开展活动,共计约28万余场,覆盖与会人员约110余万人次,发生学术推广费用约7.89亿元。

  康贝恩下属各营销型子公司针对各层级医疗终端客户,围绕心脑血管、呼吸系统、消化系统、泌尿系统等专业学术领域,开展了小型的品牌推广会/科室会等,一般在2~20人/场左右。

  据了解,国内药企的学术推广一般是科室会、病例收集、圆桌会、城市会、卫星会,以诊疗行为改变为目标的各种推广活动等。

  中国医院协会全国合理用药监测办公室孙忠实表示,作为专业性极强的医疗行业,学术推广主要面向医院和医生,学术论坛、学术研讨会及交流会等类似学术会议,邀请的都是医生、医药代表、经销商等客户单位,有利于医生准确了解药品适应性和作用机理等,使医生处方更有针对性。这在一定程度上,是有其正面意义的,但是有一个需要警惕的问题是,一些企业以学术推广费的名义,进行商业贿赂。“学术会议主要邀请国内外著学者作专题报告,对推动医药学的发展有重要意义,学术会议必须规范,切勿变性。”孙忠实强调。

  一位不愿具名的医药销售人员道出其中的行规。“虽然大量的销售费用有一部分是实际发生的,但有些销售人员会为了和医生拉近关系,没有真正召开会议就把费用以讲课费、评审费的名义转交给医生,或是利用购买的发票进行报销”。

  一些企业以学术推广费的名义,进行商业贿赂的问题时常被爆出,多家药企受惩罚。

  2017年11月27日,上海市工商局发布行政处罚信息,中美上海施贵宝制药有限公司因学术推广费违规被罚。

  中美上海施贵宝于2015年8月27日,支付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附属新华医院心血管内科医生参加“欧洲心脏病学会”往返英国伦敦的商务舱机票费用共计人民币57095元。期间,新华医院心血管内科,向中美上海施贵宝采购“福辛普利钠片(蒙诺)”等6种药品,合计价值人民币772536.25元。

  2018年上海市青浦区市场监督管理局的行政处罚书内容显示,乐普医疗通过向授课专家给付讲课费、帮助制作讲义、PPT等形式,影响了专家的授课内容,达到向参会医生宣传产品、影响参会医生专业判断的目的,从而获得了竞争优势。乐普医疗以现金形式向到会的7位专家支付了讲课费,金额总计24,000元。

  根据中国裁判文书网统计,在2018年全年,共计有159起公开的案件判决涉及到医药。

  通过查阅裁判文书网发现,奥赛康曾涉及行贿案。2009年9月至2015年12月,奥赛康南通地区业务经理持续向当地的一家医院提供药品回扣,回扣为药价的20%。

  如2018年6月1日,《张勤行贿二审刑事裁定书》((2018)皖03刑终58号)发布:2008年3月,奥赛康皖北地区经理马某,给予负责蚌埠市医学院第一附属医院药品维量工作的张勤回扣。裁定书显示,马某2012年给予回扣费大约100000元,2013年大约150000元,2014年大约200000元,2015年大约200000元。

  孙忠实告诉健康时报记者,若医药企业在召开此会议时,最终都将以礼品、旅游服务、代金卡甚至是现金的形式回馈给对方,这是不允许的。

  尴尬的是,与24.08亿元的高额学术推广费用相比,奥赛康的研发费用支出为2.90亿元,仅为销售费用的1/8,抵不上学术推广费用的零头。企业用于研发的费用被严重挤压。

  综合多项数据,2017年至2018年,奥赛康研发费用分别为2.27亿、2.9亿,仅占当期营业收入比例分别为6.66%、7.38%。而奥赛康2018年24.29亿元的销售费用,占当期营业收入的比例达到61.77%。

  关于学术推广费占比过高的问题,奥赛康在回复媒体采访时表示,公司产品主要为注射剂型,临床路径相对复杂、用药专属性强、适用领域更为广泛。同时,公司主要产品均为首家或首批上市的产品,需要投入更多的市场推广资源。

  “把收入大部分砸在药品的营销渠道上,其研发支出严重被挤占。”孙忠实表示,我国有约7000家制药企业,数量全球第一,但97%是仿制药,很多企业把产品的推广作为主要目标,研发就很少强调。

  2018年,“4+7带量采购”等政策陆续推出,医药行业经济发展的新特征显现——倒逼企业重视研发。国家医保局一位不愿具名的工作人员曾告诉健康时报记者,“4+7带量采购”的目的,实际上就是希望能够压缩不合理的学术推广费用。

  在国外,一个大的药企研发投入在利润的15%~20%,2017年一家瑞士跨国药企的研发费用达115亿美元,国内290家医药企业2017年全部研发费用不足这家药企的一半。

  而我国企业一般研发投入大概有5%,孙忠实介绍,因为研发耗时、耗钱,且有风险,研究一百个、一千个,最后能用上的可能是万分之一。只有大的企业才会经得起这种考验,一般中小企业只能做仿制药。

  一些药企研发、创新投入不足,导致药企自主研发新药乏力,企业通过加大营销投入创造业绩,若反复如此,北京地区广受关注学术论文系列报告会首,会形成恶性循环。

  “学术推广本是让医生、患者了解药品、医疗器械的好事,但如今过度滥用导致味道变了!”中国医药物质协会医疗器械分会秘书长陈红彦指出。

  开学术推广会议,对于解决药品、医疗器械的认知是有必要的,但是目前现状非常不好,一方面,许多药企过于重视销售的投入,挤压了研发的投入,另一方面,学术推广费也被不正常使用,业务人员拿着这笔费用去打开销售通道,甚至以回扣、贿赂的形式存在。

  陈红彦表示,过高的学术推广费,最终导致的结果就是“全民买单”,无论是对于用药成本,还是企业自身发展,都是时候进行严肃整顿了。

  江苏奥赛康药业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陈庆财曾在2018年重组说明会上表示,未来奥赛康将继续聚焦消化系统及抗肿瘤两大细分领域,继续加大研发投入,积极利用上市公司平台实现发展。

(责任编辑:admin)
相关内容:
健康时报-人民网 10种中成药一年卖出192亿元!
机场巴士 | 世界天气 | 外汇牌币 | 世界时间 | 取票与付款方式 | 投诉与建议 | 联系我们 | 国际机票

Copyright © 2008 elicn.com  Inc. All rights reserved. 北京易联东方国际机票网
电话:4007-100-800 传真:65305717 地址:北京市东城区东直门南大街9号华普花园B座1206室 邮政编码:100007

 
京ICP备09065193号 经营性网站备案信息

京ICP备案号:78945612 开发维护:奇迹网络